现代舞《春之祭、肖邦24首前奏曲》印象

加拿大现代舞蹈团是一支著名的舞团。今晚在丝绸之路艺术节众多的晚会挑选这一台,是冲着加拿大现代编导家玛丽、舒娜而来的。她以费里德里克、肖邦二28前奏曲曲作品中的24首为灵感,编创了这一组舞作。涌动的乐思舞动出身体的各种变化与可能性,给观众丰富的想象。舞蹈没有禁异,也没有边界;各种语言和繁复的变奏让生命充满了张力;时尔轻松、时尔紧张、时尔游戏、时尔幽默;人性的各种可能性和复杂的情感变化在流动的琴音中释放造型。也许我们还不能理解这种单纯的舞蹈,碎片式的组接、纯动作式的展示。舞蹈就这样生成展示,这种简捷无华让人在不精意间感受到舞蹈本质魅力。

中场休息我翻开节目单,认真的阅读了两个作品的创作过程和舞蹈简介。这段文字吸引了我:“我的《春之祭》没有故事”,“没有发展,没有因果律,只有共时性。就好像我面对生命出现的那一刻,整场演出都是那一刻的展开。我有种感觉,在那一刻之前曾有过非同寻常的电光石火,如同一道闪电。”当场灯息灭,斯特拉文斯基的序曲响起;我幻想着我看过的七八个版本的《春之祭》更接近那一个,我期待着那一刻。

聚光下,一男子山熊样的舞段,充满了原始野性的张力与律动,不停的有新的形象动机闪现。一个、两个、三个、七个、九个、十个不同律动形象交错的个性性的舞蹈展示。春的迅是雷动、脚步、奔跑、各色人物的展示,博大的主题与祭祀。我的心随着节奏行进在颤动,渐渐地被律动的舞蹈震憾。这都是些什么样的形象?野兽、灵类、人群;空间被放大挤压,形象变异扭曲;放大的律动节奏,千变万化的原始野性;动物界的安祥与友爱,占有与撕杀……在我的脑海里出现很多的信息我不敢确定;我不知编导家的深髓还是简单,更不能确定它的形象与象征。这种冲动压迫着我,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“一切形式都是生命能量的流动。”“那一种原生的脉动,那是她一切动态的核心本质”我惊叹玛丽、舒娜的想象力和捕促动机律动的能力;惊叹演员塑造角色的创造力和超级的能量;惊叹舞美、服装、灯光的简单印象与干浄;惊叹十位演员条件技术一般,竞能如此超级的发挥演绎今人震撼剧目。

我时常的问自己,创造什么样的舞境动机结构。是什么让我们的主题内容如此雷同;我们一味的追求现代唯美创意,确让风格样式变得缺乏生命的质感;抽象让舞蹈变得冷漠压抑没有生机。编导舞者寻找的最高境界,确忘了形象动机与律动。

单纯一一纯粹一一充满艺术的想象。

空间感、技术感、作品的品位和值量,是艺术家工作的意义所在;也是艺术家生存根本所在。

当加拿大十位艺术家最后的谢幕,我眼里充盈着泪水深深被的被他们所感动。对他们的崇敬从心而起。舞蹈源自于舞者的生命;而编导的使命在于怎看待这个世界。创作出现众期待的作品,开拓新的表现空间主题立意和新的语言叙述方式。

向舞蹈致敬!